888bet|秋韻 —— 一紙素箋畫流年,一方淺墨訴情懷

 年華是一段疏離的斑駁,于平平仄仄的光陰裏輾轉閃爍,如縫隙間的陽光,時而明媚,時而隱晦。歲月的風,碾過時光的痕,或盛衰,或悲喜,留給了888bet們一段段難忘的故事。
在歲月的風中,我們迎面而上,看朝露晨曦,看夕陽落晚,看月華如浣。冬去春來,耋耄老去,歲月的詩行,在煙花柳巷、北國雪飄中蜿蜒至遠方,不複歸來。
我擡望眼,看風吹過天空了然無痕。我的雙眸裏,盈滿淚水,有濕意落下。
天空的陰霾,淋漓了多少滄桑往事;世事的坎坷,輪回了多少前世今生;歲月的風,斑駁了誰的容顔?
涼風習習,是自然的清新,是我們心底深處的清涼和感動。微風拂面淡淡來,心曠神怡意。而歲月的溫暖,便藉這柔和的風如詩如訴般灑落人間萬千。
少年時代,即便是憂傷也裹著明媚。那些我們曾經熱愛卻在歲月的風中逐漸被遺忘的時光,一度成爲夢裏的期待。
我們沐浴在清風暮雲中,讓紙鸢輕巧滑過歲月的天空,和著清風拍出的窸窣聲,在我們的奔跑中變成了歲月裏立于斜陽微風處的往事和深深的歎息…
漸漸地,我們的少年時代,在清風微漾處,越走越遠,即便我們伸手挽留,也只不過挽起了一路的疲憊和滄桑,飄渺和留戀。
但是,孕育在清風中的溫暖,卻從未遠離。不管是親情,還是愛情和友情,都一路相隨,在我們沉寂的人生之路上,飄灑了歲月的歌聲,不離不棄。
人生路上,不會總是和風細雨,時有狂風驟雨,陰霾黑暗。一切高傲的姿態在疾風驟雨中,似乎也變得黯然失色。生命,只此一瞬,便經受著巨大的考驗。狂風,無視人的感受,仿佛,要把我們所有的一切都吹空。
此時,我的心就如風浪裏的一葉扁舟,心緒繁瑣,混沌迷失。我尋求一隅甯靜之處,在輕柔音樂的熏陶中于黑暗裏舔舐傷口,修養身心。人生路上,總是伴隨艱難險阻,而我們的柔軟的心,在風雨茫茫的曠野中,亦是散發出了淒涼的美。
我們在歲月的風中,時而憂傷,時而憂郁,時而歡喜,時而靜默。而那些隱晦在黑暗裏的千頭萬緒,卻終究是一場夢。
第一次的獨行,第一次的遠離,第一次的悸動和表白……有多少個第一次,在忽明忽暗的人生裏,只留下了轉身之際雙眸中的戀戀不舍和漸行漸遠的背影。
那些純粹的美好,那些無關乎別人的情緒,那些還未來的及言表的話語,都在時光的蹉跎中,變成了一個人的獨角戲。
歲月的風,斑駁了誰的容顔?當我們回頭望去,才發現,一個人的心情,再也打撈不出隔年的悲傷,無關乎寂寞,也無關乎寂悲喜。
我看著天上流雲,如金絲銀絲般,穿過天空湛藍的幕,臨摹了一幅恬淡而優雅的水墨。
我聽著一首樂曲,于舒緩之處跌落唐詩宋詞裏那孕育著古典的韻美。
我看著四季的風,吹過行人流轉的雙眸,婉轉了四季花開花落,雲卷雲舒的斑斓風情。
我在時光的美好裏,感受歲月的風吹來的袅袅花香。而那些快樂的,悲傷的,懷念的往事,都已飄零在風中,成長爲歲月的寬容和思考。
滿布塵埃的心,也于歲月深處卸下已久的僞裝,呈現出澄明的快樂。曾經被斑駁了的容顔,也于歲月的綿延中變得更爲滄桑和深刻。
歲月的風,吹白了青絲,也斑駁了容顔。
人生,原是一場寂寞的孤身旅行。或許,笑看春花秋月,淡泊名利榮華,珍惜今生今世,我們才能于歲月的風中覓到雖已斑駁卻一生無悔的容顔。

 展一紙素箋,研一盒香墨,承一脈幽思,撚瓣瓣心香,落片片心語。星子戀空,彩雲追月,風吹暮雲飄,倚窗月闌珊。疏花撲繡簾,凝眉間,難掩淚千行。亂字成行,文花似錦,陌上獨舞,淺唱離歌,芳心誰堪憐?月若無恨月長圓,天若不老情長存。花開花落花無言,緣來緣去緣易滅,似水流年談笑間,恍如隔世夢一場。

我用一方香墨,在流年的扉頁上寫滿了碎語心殇,煙花已瘦,天涯更遠。誰人說殘缺是種美,美在何方,在蕭瑟的秋,拼湊不出一片完整的記憶,連思維都變得冰冷。曾經滄海,再不複溫暖的目光,物是人非是這樣輕易地轉變,可悲的是,我始終學不會,灑脫。

彳亍而行于紅塵深處,聆聽歲月淺唱的輕歌,靜觀流年曼舞,時光如沙漏從指間溜走,那戴著蝴蝶花的小女孩,恍若隔世。一路山水迢迢,一程深淺流年,歲月安然,人生卻幾經起起伏伏,有時候,好想把落寞融入酒杯,一飲而盡。清秋冷,邂逅三季,朝如秋,梁間紫燕低語呢喃,楓葉流丹卻不見朝霞如火。午似春,夢外的花謝遇見夢裏的花開,花香溢滿心窗。暮如冬,秋霜布滿小徑,冷月熏染著落寞。告別了夏的繁花似錦,時間一如既往的向著深秋匆匆而進,只留下滿目瘡痍。

秋夜寂涼,立足窗前,悲傷反複在心底翻騰,幾經滄桑,在似水流年的記憶裏深刻。沿著夢的街道,挽著一段悲傷的過往,傾聽一曲薄涼的古調,把憂傷沉澱在心底的塵埃,過濾。故事裏的背影,如一抹塵沙吹散在秋風裏,清淺流年離別是劇終,而那些離愁潛伏在心海裏,在不經意間,總是帶來憂傷回旋的潮起潮落。這世間,從來沒有一支筆能勾勒相似的風景,就如同,從來沒有相當的語言,描述我的心境。

昙花一現後的薄涼,煙柳飄絮後的滄桑,沉沉的孤影在那片沒有雲彩的天涯邊緣輕歌曼舞,深深感懷,光陰流轉幾度再輪回,讓我揮一揮衣袖,帶走屬于我的那片雲彩。桑田裏,一樹的秋花輕沾在了誰人的軒窗,帶著瓣瓣花語,守在輪回的邊緣,蒼茫地零落在何方花園裏,這一抹暗香又浮動在了誰人的夢鄉?滄海裏,兩岸潮水滔滔浸濕憂傷,朵朵浪花的光影裏傾泄著落寞,訴說寂寞不休……

經年老去,往事在左,我在右。憂傷浸染的筆端,寫不出花事的成敗。歲月的轉角處,一樹秋花的零落暈染了落寞,一地秋霜的朦胧斑白了記憶。錯亂的年華裏,香山的楓葉、也該紅了吧,妖娆盛開,綻放驕傲,那一抹紅暈安暖著這一季的流離薄涼。我稱她相思的情花,以往,自己也曾把紅葉寫滿文字,安放于自己喜歡的散文詩集。歲月悄無聲息地流淌,風卷落紅碾成土,桃花人面兩不見。秋韻正濃,盈一袖暗香,攬一縷清風,擁明月入懷,掬一捧清輝,瞬間,心已暮雪。

一紙淡墨流年,淚落生宣無痕。一場秋風霁雨,花謝紅塵留香。歲月蹉跎,紅顔易老,你帶著誰綿長的思念赴今生的一場盟約,你成爲誰生命裏的匆匆過客,以流年爲箋,相思爲墨,以剪不斷理還亂的心緒執筆落墨,收筆難斷相思。花自飄零水自流,千帆過盡,誰落寞成災?冷月無言照朱顔,秋風無聲葬畫魂。

秋含殘夢空瘦筆,低眸心緒獨徘徊。秋風送斜陽,明月上柳梢,照亮了那串憂傷的簾夢,唇間欲語淚先垂,墨染文花,不思量,自難忘。鬥轉星移,憂傷輪回,過往成空,卻綻放在888bet夢裏最光亮的地方。一紙素箋,畫滿了流年的殇,一方淺墨,訴盡經年的夢。